御天神帝

0080、火焰之力加持

蒋小涵相信,自己之前说过的话,绝对已经起作用了。

别看现在登天亭中的人——包括那些道貌岸然的教习,都在交口称赞夸奖着叶青羽,一个个都将叶青羽人做是白鹿学院未来的绝对天才,但是在一张张和蔼可亲的面孔之下,到底谁是真情谁是假意,又怎么分得清呢?

也许此时还在一脸慈祥兴奋地夸奖着叶青羽的人,在不久的将来,为了所谓的极品宝器,就会在暗地里是各种办法,来对付叶青羽,甚至有可能亲手掐灭这个所谓的白鹿学院的希望。

只要叶青羽表现的越是优秀越是神秘,这些人就越是会怀疑,他的身上真的有重宝,自己所做的只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已,撩动众人心中那根弦,就像是种下了一粒心魔的种子一样,迟早都会生根发芽。

“所以,我童年的玩伴,好好表现吧。”

蒋小涵在心中笑。

甚至她自己现在都在怀疑,也许叶青羽的身上,真的有重宝呢,否则,他怎么可能会表现的这么光彩夺目,表现的这么不可思议……对啊,这些日子叶青羽逆袭一般的表演,也许就是依靠那神秘的重宝?

只是可惜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当你失去身上的秘密,失去那件重宝,没有了依靠,你很快就会跌落凡尘,变回昔日那个可怜兮兮的废物,到那个时候,看看还有谁为你呐喊助威,还有谁会将你当做宝贝。

……

……

“金甲神王四式的确是很强,即便是许戈这种实力,也难以抵挡,尤其是连招撞击之下,有一种近乎于法则一般的控制力量,让对手在被撞飞的瞬间,体内元气难以催动,身体失去控制,丧失反抗的力量……”

叶青羽踏浪而行,在心中反思。

时至今日,金甲神王四式之中,【天地战旗】和【猛龙击】早就被叶青羽掌握的纯熟无比,而【天地守护】也已经初步掌握,唯有第四式——也就是威力最强最为恐怖的一式【天崩地裂】,只是触摸到了一点点的门径,叶青羽尝试过几次,只是这一式,足以瞬间将他的内元全部耗干,还不能做到完美。

刚才连续袭杀许戈、林诺和郑凯,仅仅施展了【天地战旗】和【猛龙击】的连招,就彻底占据了上风,让叶青羽心中对于金甲神王四式完全掌握之后的威力更加期待,也对青铜古书【神魔封号谱】之中的东西,更加期待。

很显然,随着叶青羽实力的提升,内元增厚,开辟出来的元气泉眼增加,青铜古书【神魔封号谱】每反哺一次,就会有新的页面变成为可阅览模式,就会有更多的东西展现出来。

唯一的缺陷,就是这些战技的施展,极为消耗内元。

以如今叶青羽的内元修为,最多可以支撑连续施展金甲神王前三式各两次,或者是施展最后一式一次,然后就得找个地方花费一定时间去恢复调养内元了。

不过这倒也在情理之中。

白鹿学院的教习们,一直灌输给学员们的一个定律,就是越是强大的武道战技,就越是消耗内元,战技的威力和所需要耗费的内元是成正比的。

叶青羽在涛涛浊浪之上,如电般疾行。

他心念转动之间,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不同地方的画面——刚才离开的时候,他悄悄地在西北路战场边缘放置了一支【洞察守卫】,而在此之前,正北路战场的边缘,他都放置了【洞察守卫】,这意味着,在十二个时辰之内,只要他愿意,这两路大战场之中发生的一切,都可以清晰地落入他的观察之下。

“正北路和西北路暂时风平浪静,倒是在东北路上,夏侯武已经战死,相信那青鸾学员一定会带着符文妖兵猛攻这一路,要去照顾一下了……嗯,正好我需要到东北战场附近的野区,去做一件事情,那就去东北路大峡谷一趟吧。”

叶青羽很快就有了计划。

他一路踏浪,以最快的速度,最直接的方向,朝着东北路大峡谷战场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

东北路战场。

青鸾学员杜杀阵亡。

数百符文妖兵在白鹿学院一方的守护神像附近,被叶青羽挥动长枪,清扫一空,大量的元气奖励,从阵亡的符文妖兵尸体之中涌出,进入了叶青羽的体内,由此宣告东北路战场的危机,暂时解除。

还好叶青羽来的及时,再要是迟上一刻钟,只怕是东北路的第一层防御圈守护神像,就要被杜杀尽数摧毁了。

杜杀阵亡的瞬间,夏侯武的身影,出现在了摇摇欲坠的守护神像之后。

他瞠目结舌地看着战场上发生的一切,继而沉默。

事实上,复活归来的夏侯武,在半个时辰之前,就赶到了战场上,可惜他已经失去了战斗的勇气,只是远远地看着,根本不敢接近到红痣少年杜杀千米之内,叶青羽现身之后,他也没有敢出手合攻。

他没有想到,叶青羽竟然在不到十息之间,就击杀了杜杀。

而叶青羽甚至都懒得理会这样一个通过其他手段获得进入【结界峡谷战场】的贵族子弟,在清扫了大量的符文妖兵之后,叶青羽转身离开,进入了【流沙河】之上,踏浪而去。

当然,在离去之前,叶青羽在战场位置,放置了一支【洞察守卫】。

他没有叮嘱夏侯武什么。

因为叶青羽看得出来,夏侯武已经在第一次的阵亡之后,近乎于丧失了战斗勇气,根本不敢深入战场,以他这种怕死胆小的性格,根本不会去推进兵线,只会远远地在战场边缘偶尔补刀,不会破坏叶青羽的计划……

……

半个时辰之后。

“如果那个札记上说的没错的话,就是这里了……”

叶青羽踏着浊浪,离开主河道,绕过几处幽谷和沟壑之后,来到了一个漆黑色的回寂静幽谷的谷口,这是一片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瘴气纵横,毒气幽幽,草木都是黑色,宛如死一般寂静,连鸟鸣和虫语之声都听不到,仿佛根本没有任何生命处在一般。

一种恍若死神栖居之地一般的阴森感觉,弥漫整个山谷。

根据那本札记上记载,这里和【狼妖谷】一样,属于【结界峡谷战场】中的十大禁地之一,栖居在这个峡谷之中的存在,要远比狼妖部落更加可怕,是掌握了禁忌火焰之力的【火焰魔兽】——传闻当年正是这个种族,从神族的手中,盗取了神火,足以焚烧万物,极为可怕。

击杀【火焰魔兽】,可以获得大量的元气奖励。

更为重要的是,收集到火焰魔人的血液,定量吞服的话,武者可以在一定时间之内,获得火焰灼烧之力的加持,攻击力大增,内元之中附带火焰灼烧之力,妙用无穷,这也是叶青羽用来击败青鸾学院的依仗之一。

叶青羽在谷口稍微停顿,调整到最佳状态,然后昂然进谷。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山谷之中,一声震动天地的烈焰咆哮之声响起,仿佛是有什么沉睡中的噩梦被惊醒,凶唳残暴的气息,朝着四周辐射出来,空气中的温度骤然变得炙热起来,大片璀璨红霞照耀了山谷的半边天空,原本黑色的岩石竟然在高温下被液化……

轰鸣战斗之声,不绝于耳。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山谷中的动静,才停歇了下来。

叶青羽浑身大口喘着粗气,站在一具数十米高的巨大魔物尸体跟前。

这场战斗,几乎耗费了他所有的内元,若非是有金甲神王四式,若非是那本札记上,详细地记载了对付【火焰魔兽】的办法和它的弱点,叶青羽一阵后怕,今日只怕是非但不能击杀这【火焰魔兽】,反而要饮恨于此。

差一点就同归于尽了。

还好,最后时刻终于击杀了这魔物。

牛嚼牡丹一样吞下几样灵草,快速地补充内元,叶青羽打量四周。

这魔物外形大致类似于人,却有三首,每颗头颅之上并无耳鼻,只有一目一口,身上剧毒藤蔓缠绕,肌肤宛如岩石,心口部位,一道碗口粗的血洞,赤红色宛如岩浆一般的血液喷射出来,叶青羽被淋了一身……

身浴魔物火焰之血。

瞬间叶青羽身上的破烂衣物就化作了灰烬,连他的眉毛、胡须和头发,也在一瞬间都灰飞烟灭,那殷红血液仿佛是液体火焰一般,毁灭温度惊人,但奇怪的是,却没有烫伤叶青羽的肉身。

宛如置身岩浆一般的灼烧炙热之力传来,叶青羽一时之间也顾不上其他,连忙按照札记之中记载的方式,用一枚早就准备好的符文玉瓶,容纳火焰魔血,最大程度地将这魔物体内的精华魔血,都收集了起来。

这时候身上的炙热灼烧之力逐渐消退。

叶青羽这才发现,原来那火焰魔血,淋到自己的身上之后,竟然化作了一个个奇特的小符文,宛如天然笔刀雕刻描画一般,烙印在了自己的皮肤表层,乍一看就像是一个个赤红色的纹身图案一样,似是静止,又似是微微移动,动静之间,有一种气息妙不可言!

“这就是火焰魔血的加成之力了!”

叶青羽心中暗自凛然,一拳击出,空气之中骤然火焰大作,灼热之力,向四方辐射弥漫,其威力之强,堪比某种强大的火焰战技。

--------------------

红爸爸。

求月票。

明天继续2更。

今天真的是……累虚脱了,背又有点儿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