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神帝

0078、枪废了

“看起来姐妹俩暂时处于安全状态……”

叶青羽脸上露出了微笑。

虽然远在数十里之外,但他只要心念一动,正北路战场正在发生的一切,都会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就如同他正在现场观察着一切一样,不会有丝毫的差错。

这就是【洞察守卫】的功效。

叶青羽在【神魔封号谱】中新发现的奥义之一——可以从【封号异物】闪烁着亮光的那一页中,取出六件【洞察守卫】,放置在任意位置。

而放置了【洞察守卫】的区域,方圆一公里之内的一切,叶青羽都可以随时看到,就像是在那里矗立了一尊分身一般,感知那里的一切。

【洞察守卫】的功效,和一些高级监察符文阵法相似,不过布置一座监察符文阵法,既费时又费力,还需要大量的珍稀材料,而且需要磅礴的符文修为,一般武者根本做不到,以叶青羽如今的修为,更是奢谈。

但布置【洞察守卫】却很简单,只需要消耗部分内元,催动青铜古书【神魔封号谱】,就可以从【封号异物】闪光的那一页中,取出一支【洞察守卫】,随意放置在任何地方。

轰!

一道巨浪迎面扑来。

浪潮之下,一头体积巨大宛如巨型螃蟹的水怪,隐藏于浊水之中,暴起发难。

叶青羽腾空跃起,手中奈何长枪疾如闪电,一枪.刺出,洞穿了巨蟹,从巨蟹的尸体之中,一股符文元气流溢而出,没入了叶青羽的体内,充盈丹田世界的元气清泉。

“到底进入【结界峡谷战场】的是我们的肉身,还是只是神魂部分呢?”

叶青羽踏浪而行,在心里思考。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结界峡谷战场】,很奇妙的感觉,尤其是在被杀死之后,居然还可以复活三次。

这让叶青羽隐隐觉得,自己等人进入峡谷之中的,或许并非是真正的肉身,而只是某种类似于神魂意志之类的东西,将神魂意识,注入到了现在这幅由符文之术构筑出来的身躯之中,且巧妙的是,这幅身躯竟然和自己原本的身躯一模一样,受伤会痛,即便是进入【结界峡谷战场】中的人,也分不清楚。

符文皇帝罗素的符文武道,真的是奥义无穷不可思议。

“夏侯武已经战死一次,暂时估计还未复活赶到前线,所以现在最有可能发生厮杀的,是秦无双所在的西北路!”

叶青羽踏浪疾行。

在【结界峡谷战场】中虽然因为符文法则的原因,不能凌空飞行,但以叶青羽的肉体强劲之力和内元精纯,贴地疾行,速度依旧很快,如一道离弦之箭一般,朝着西北路疾驰而去。

……

……

“定身符?”

许戈皱着眉头,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西北路战场上,一场激战,暂时中段。

秦无双身披数创,鲜血染红了半边身体,大口大口地穿着粗气,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流淌下来,染红了手中的【大周剑】,殷红的血迹,顺着剑脊上的血槽,顺着剑尖,一滴一滴地滴露到地面……

而对面,许戈只是被斩落了一截袖子。

这位青鸾学院一年级公认的天才,白面如玉,气息均匀,风姿潇洒,发丝整齐,面若涂丹,眸若灿星,明显占据了上风。

刚才的战斗,眼看就要分出胜负。

关键时刻,秦无双突然扬手击出一张破旧的淡黄色纸片,滴溜溜地旋转,在半空急骤放大,只见其上朱红色笔迹清晰,画着奇异的图纹,放射出道道赤色光纹,如锁链一般蔓延下来,将许戈束缚在了其中……

局面骤然翻转。

许戈连续施展战技挣扎,竟然都不能挣脱束缚。

这让他意识到,那张看起来破旧枯黄的纸片,竟然是极为罕见的禁锢符文,应该是极为古老罕见的定身符,符光照耀之下,可以禁锢对手的肉身。

“呼呼……放弃挣扎吧,”秦无双穿着粗气,催动体内所剩不多的内元,大周剑的剑芒逐渐璀璨明亮了起来,一步一步地逼近,道:“逼得我动用了最后的手段,你足以自傲了,这一局,我赢了。”

许戈果然停止了挣扎,无所谓地笑了笑,道:“没想到,你手中竟然有这样的宝物……”

“放心,我会让你死的干脆。”秦无双一剑缓缓地刺出,剑芒三尺,煌煌如银,一寸一寸地刺向许戈。

许戈面色依旧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可惜了!”

秦无双的剑式,微微一顿,道:“可惜什么?”

“可惜你得到的这枚定身符,并不完整,只是一枚残次品,而且……”许戈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起来:“而且,你还没有真正的融合了解它,所以……”

话音未落。

一轮一寸大小的弯弯月牙,在许戈的掌心之中突然浮现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月牙浮现的瞬间,周围的光线为之一黯。

仿佛是月华初现。

又仿佛真的是天空那一轮弯月,被许戈就这么轻飘飘地摘到了掌心之中,月牙轮转,画面充满了一种诡谲静谧的唯美。

“月轮印·月轮天斩!”许戈嘴唇微启,骤然冷喝。

掌心之中的月牙,猛然膨胀,微微一动,幻化而出,斩在赤红色的定身符光上的时候,已经是一米多长的月刃,光华璀璨,这一瞬间的皎洁,仿佛是乌云散去新月霜华的美丽。

叮!

朱红色的定身符光破碎。

许戈突围而出。

如猛虎出匣。

秦无双面色大变,第一时间撤身后退。

但已经来不及。

许戈掌心握着那一轮新月,瞬间斩杀而至。

“还是不敌吗?”秦无双苦笑,闭目等死。

就在这时——

咻!

一道诡谲的气爆之声突然在耳边响起。

然后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强横元气,从无到有,从远到近,排山倒海而来,如太古山峦崩毁,如天地塌陷海水倒灌的那种气势。

紧接着响起的许戈的惊呼声。

秦无双一怔,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另一幕景象——

不知道何时,一柄黑色的长枪,倒插在了身边一米之处,之前斩杀而来的许戈,却和一个黑色的身影,在虚空之中,撞击在一起,极为诡异地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就像是被撞飞了的稚童一般。

黑色长枪?

叶青羽?

几乎不用想,秦无双一瞬间,就知道什么人到来了。

那柄黑色的长枪,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那犹如梦魇一般的身影,一次次出现在秦无双的噩梦之中,三个多月之前,就在他踏上白鹿学院一年级巅峰的时候,就是这柄枪的主人,以无敌之姿粉碎了他的一切荣耀。

对面。

“是你……”许戈身在半空,张口惊呼。

他也认出来了,这个突然如神兵天降一般,不可思议突进到自己身边的黑色身影,正是当日自己在公共图书武库之中看到的那个白鹿少年。

真正的敌人,到了。

许戈心中一紧。

恐怖的撞击之力,让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前胸的骨骼,瞬间断裂了树根……一交手就受伤,让他心中战意狂飙。

“不错,是我!”

叶青羽大声回答。

手中另一截长枪如狂龙出海一般,凌空洒落一片雪白枪芒。

叮叮叮叮!

急骤的撞击之声传来,火星四溅。

许戈的实力,的确要比林诺和郑凯更加高明,被金甲神王四式之中的【天地战旗】和【猛龙击】二连招轰中,竟然还有反击之力。

轰!

连续正面硬憾撞击之下,情况有了变化。

许戈手中的月牙,终于碎裂,化作了一片霜华,弥散于虚空之中。

而叶青羽手中的奈何枪,淡银色的枪尖上,也布满了黄豆大小斑驳的伤痕,枪头近乎于废掉。

两道人影落地。

“好强的连招……哈哈,真的是好强啊……我当日的判断是对的,你果然是个很可怕的对手。”许戈身形如标枪一般直直地挺立在原地,毫发无伤,面带微笑地道。

“你也很强……至少比林诺和郑凯强太多。”叶青羽脚步略带虚浮,腰腹部位有伤痕,皮肉外翻,鲜血横流,是被破碎的【月轮印】爆裂的瞬间轰伤,看起来要更加狼狈一些。

“你已经和他们交过手了?”许戈微微一怔。

叶青羽点了点头。

“那他们……”许戈本来还想要问胜负,转念一想,不由得摇头一笑,道:“是了,以你的实力,他们两人自然是凶多吉少了,难以抗衡你的突杀连招。”

叶青羽又点了点头。

轰!

一声爆响。

手中奈何枪的枪头,骤然爆裂,化作了一蓬寒铁碎片溅射开来。

却原来是枪头早就被【月轮印】之力震碎,只是之前未曾爆发,此刻有风吹过,细微的震动,终于爆裂了开来。

叶青羽眼中有点儿惋惜。

奈何枪虽然笨重,但对于他来说,极为趁手,可惜经此一战,算是半废了。

远处。

秦无双一步一步缓缓地后退着。

眼前的局势有点儿不妙,即便是叶青羽出手,似乎也不能压制对面那个可怕的青鸾少年。

--------------

求月票。

我的心,你们最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