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神帝

0077、身有重宝?

“控制兵线?”宋青萝愣了愣,道:“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难道不是趁着那两个青鸾学员还未复活返回,抓紧时间将兵线推过去,摧毁他们的第一层防御圈吗?要知道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叶青羽摇了摇头:“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你说的没错,但是……这一次,我们要用另一种办法,赢得这场比武。”

……

登天亭中。

震惊和欢呼散去。

叶青羽在关键时刻的力挽狂澜,终于让人们松了一口气,这是自从大比开始以来,白鹿学院真正意义上的一次反击,战果显赫。

教习们拧在额头的眉毛,似乎也舒展了一些。

“这孩子表现不错,值得重点培养……”一位教习长老笑道,对叶青羽的称呼,也和蔼了许多。

另一位长老教习也笑道:“我就说嘛,这么多的学员里面,难道就不能有一个站出来的?这孩子叫叶青羽是吧?恩,不错,以后应该多多关注一下,不能让真正的天才埋没了吧。”

许多白鹿学院的老人,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来了。

高层们大致都明白,老院长答应这场大比,并非是为了真的要和青鸾学院一争高低,而是为了磨砺磨练学院里的小天才们,让他们收起骄横自满之心,锐意进取,奋进直追,认清楚差距,好在来年的十院荣耀之战中,能够取得一个好成绩。

但即便是如此,大比的过程,对于白鹿学院来说,尤其是对于高层们来说,未尝不是一次巨大的打击。

之前大家达成的共识,是白鹿学院有九成的概率要输,但却绝对没有想到,会输的这么惨,自始至终,除了蓝天玩闹性质的五连杀之外,学员重点培养的天才们,竟然没有任何一个有出彩的表现……

直到叶青羽从天而降。

双杀的亮眼表现,让高层们心中,也是狠狠地出了一口气。

听着周围高层们的议论,很多白鹿学员代表们,露出了羡慕嫉妒的表情,他们直到,从今以后,这个叶青羽,将会被白鹿学院当成是宝贝疙瘩一样——至少会被一些高层,当成是重点培对象来扶持和培养。

白玉卿也不由得为之动容。

这个玉洁冰清的天才少女,也没有想到,那个昔日被他判定为过了最佳修炼期,难以有大作为的寒门少年,会表现的如此出彩。

她必须得承认,叶青羽的成绩,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韩双虎的眼中,也有精芒若隐若现,一直以来,他都是白鹿学院男性学员中最天才的一个,不论是出身、实力、天赋还是战力,他都是最顶尖的那个。

一直以来,环绕在他身边的,都是褒扬和欢呼。

一路走来,他踩着无数天才踏歌而行。

但他也得承认,自己在进入白鹿学院五个月的时候,绝对没有这样的实力……这个叶青羽,给了他极大的威胁和刺激,隐隐之中,韩双虎似乎已经见到,这寒门少年要打破自己留在白鹿学院的一个个传说了。

人群中,韩笑非和蒋小涵已经是惊骇了。

在大比之前,他们两人做了一些小动作,原本想要彻底摧毁叶青羽的武道之心,给这个他们看来嚣张跋扈的少年一个难忘的打击……但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在朝着他们预想之外的轨迹发展。

蒋小涵难以抑制心中的不甘。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提醒别人,道:“青羽师弟刚才施展的战技……以前似乎是没有见过啊。”

韩笑非眼睛一亮。

另一位学员代表也下意识地跟了一句,道:“的确是这样,一瞬之间,从数百米之外突进到战场中心,如猛龙一般撞击……这样的战技,闻所未闻呢。”

这样的话一出,提醒了很多人。

有人陷入了沉思。

“说的也是,”一位头发灰白的张老教习低头想了一会儿,道:“一年级的教程中,有这样一部战技吗?我怎么不记得……而且,刚才那部战技的威力,可不像是一年级学员能够学到的呀。”

“难道是自创的战技?”一位学员代表脱口喊道。

顿时无数道如看傻子一样的目光,投射到了他的身上。

开什么玩笑。

一个一年级的学员,自创战技?

蒋小涵低了低头,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之前青羽师弟居然从符文投影画幕上消失了,画面切到他的时候,只能看到一片阴影黑幕……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可以隔绝【结界峡谷战场】的投影,莫非……”

说道这里,她顿了顿。

“莫非什么?”之前说话的那位长老教习问道。

“莫非青羽师弟的身上,藏着什么重宝不成?”蒋小涵低着头说道。

一语落地,所有人都呆了呆。

“重宝?什么重宝可以隔绝【结界峡谷战场】的投影?”那位长老教习晒然一笑,道:“顶级灵兵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威能,除非是极品宝器……”

说道这里,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心中突然一阵狂跳。

极品宝器?

难道叶青羽的身上,真的有极品宝器不成?

一道炙热的火焰,在他眼眸深处一闪而逝。

周围所有的人,突然有点儿口干舌燥,尤其是意识到了这位长老话中那四个字的分量的学院高层们,心中禁不住都是一片狂热,是啊,如果叶青羽的身上有一件极品宝器的话,那他真的可以隔绝这个规模的【结界峡谷战场】的符文投影窥视,也可以做到完美双杀青鸾学员……

难道这才是唯一的解释?

天荒界之中,武器铠甲之类的外器,按照威力品秩的高低,可以分为不同的层次,最初为灵兵,再上为宝器,再上为道器,再上为圣器,再上为帝兵,再上为……

灵兵相对常见,一般灵泉境的武者,都会温润自身的本元灵兵,铸造一件灵兵所需的材料虽然稀罕,但也能寻到,需要铸器大师出手,成功率很高。

而宝器的铸造要求,就要苛刻很多。

白鹿学院自从建校以来,也只有一件宝器镇校,据说还是初品宝器,鹿鸣郡城之中数大贵族势力集团,传闻也只有城主府中,有一件帝国皇室御赐的镇城宝器,其他贵族世家不管底蕴多深厚,也欲求而不得……

对于任何一个苦海境以下的武者来说,得到一件宝器,都可以瞬间具有跨域一个大境界作战的力量,而对于任何一个势力来说,得到一件宝器,也可以一跃而与无数老牌势力相抗衡!

宝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一种可以打破一定范围之内平衡的战略性武器。

所以当那位长老教习下意识地说出那四个字之后,很多人的心,都疯狂地跳了起来。

或许这只是一种可能。

一种近乎于有点儿荒谬的可能。

但很多人还是愿意去证实一下,万一是真的呢?

那可是一件极品宝器啊,足以让很多人很多势力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来,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大到足以让许多谦谦君子瞬间丧心病狂卸下伪装。

很多人的心里,已经开始在谋划着什么了。

“这还是是温晚教出来的,温晚的独门战技,褚长老还记得吧?”一直未曾说话的王艳突然开口道。

“温晚的【急电追风闪】?”那头发灰白的长老教习一怔,会到了一点儿意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恩,的确,那孩子刚才的突袭,和【急电追风闪】有点儿相似。”

“这样的话,倒也可以解释了。温晚一直很看好这孩子,将他的独门战技传授于他,倒也说得过去。”另一位教习点头道。

王艳没有再说什么。

她的目光,在蒋小涵的身上流过,未曾做停留。

但蒋小涵分明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是被狠狠地斩了一刀,王艳的目光,凛冽之中,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杀意。

蒋小涵低下了头。

她并不害怕。

她的嘴角甚至微微翘起。

不管如何,她都知道,等到这场大比结束,叶青羽会有麻烦了,天大的麻烦。

……

……

结界峡谷战场。

正北路。

宋氏姐妹按照叶青羽离开之前的叮嘱,很小心地控制着兵线,让符文妖兵的前锋不断地朝着第一层防御圈靠近,战场的位置,始终保持在距离守护神像群不足一百米的范围内。

守护神像的攻击范围,是五十米。

一旦再有青鸾学员出现,两人可以在第一时间之内,撤入守护神像的保护范围,对方必然不敢追击进入这个范围,所以两人不会被第一时间击杀。

这样的战术,看起来有些保守。

长时间这样持续下去,除了能多拖延一点儿时间之外,绝对不可能赢得最后的胜利,但出于对叶青羽的信任,两个少女还是很坚决地执行了叶青羽的想法。

距离战场大约二十公里之外。

叶青羽脚踏滔滔洪水,正在踏浪而行。

这是一条贯穿整个峡谷战场东西的大河,名曰【流沙河】,河面宽阔,足足有数十公里,浊浪涛涛,浪声如同雷鸣一般,震耳欲聋。

-----------

你看,一滴存稿都没有的情况下,我真的写了三章哎,我良心发现,绝对之前的断更对不起大家,虽然坐久了被背疼。

那啥,商量一下,给点月票呗。

我要月票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