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神帝

0076、双杀(2)

“什么人?”

“好强!”

郑凯和林诺同时大呼。

一道如猛龙一般的身影却已经携着雷霆之势,撞击过来,如同太古山峦降临一般的气势和力量,沛然莫御,狠狠地撞击在两人的身上,将他们撞飞在虚空之中……

咔嚓咔嚓!

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林诺身在半空,只觉得被一种奇异的力量所左右,内元凝滞不动,引以为傲的闪电速度在这样蛮狠的撞击面前,根本发挥不出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撞到,他的胸腔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塌陷,白色的骨茬从血肉之下刺穿露出来……

而郑凯更惨。

他握棍的一只手掌,在黑色长枪与巨型长棍撞击的瞬间,被震得皮开肉绽,整个手臂都布满了血痕,肌肉像是被震碎,白骨隐现,他大口地喷着鲜血,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身体传来的剧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真正让郑凯几乎与丧失思考能力的是,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可以正面依靠纯粹的力量,完全碾压自己?而且这样一个人,还是来自于白鹿学院一年级的学员?

电光石火之间,战斗就分出了胜负。

被撞飞在半空的两位青鸾学员,急切间失去了放抗之力,而突袭而来的黑色身影,腾空而起,如骄龙掠空,手中黑色的长枪抖动,如暴雨梨花一般枪芒洒下。

噗噗噗噗!

寒星闪烁,血花绽放。

等林诺和郑凯的身躯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身被数十枪孔,丧失生机,神魂化作流光,朝着北方青鸾学院的方向流逝而去……

双杀!

瞬间降临的双杀!

从黑色长枪闪电降临到尘埃落定,不过三息时间。

宋青萝和宋小君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

一直到战斗结束,那道黑色身影落在地面。

一手握着长枪,黑色的长发如同燃烧着的火焰一般跳跃,风吹动他的长袍,像是钢刀在风中呼啸,他缓缓地转过身来,阳光的照射下身影有些虚幻,那张熟悉的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

“青羽哥哥!”

宋小君欢呼,跳起来朝着那身影扑了过去。

……

“天!”

“双杀!”

“以一敌二!”

“怎么可能?”

“可怕!”

“这是……叶青羽?”

登天亭中,一片喧哗,各种用于表达震惊的词汇,在这一刻,像是炸锅了一样,从不同的人口中爆发出来,即便是再老成持重的长老教习,在这一刻也不由得失态,像是屁股底下着了火一样,惊呼着跳了起来。

一些实力稍低的学员代表,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叶青羽什么时候赶到的?”

有些人面面相觑,还没有消化过来,刚才电光火石的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各种震惊过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人群中,蒋小涵和韩笑非相互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的惊讶、震撼和……一丝丝的恐惧。

……

……

时间略微后退数十息。

白鹿学院中心演武场。

排榜石镜面前。

当宋青萝和宋小君的名字急骤闪烁起来的时候,白鹿学员们低下了头,几乎全部都是彻底处于一种绝望状态,相同的一幕幕在之前已经上演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毫无逆转的可能,每一次都是羞辱的降临……

一次次的希望到绝望,白鹿学院们似乎已经麻木,等不到曙光的降临。

大块头熊.炎的身边,所有的同伴们都紧紧地皱着眉头。

到目前位置,叶青羽还未取得任何的击杀数。

而青鸾学院的杜杀,已经率先取得开门红,瞬间秒杀了夏侯武,以至于排榜石镜上,都没有出现夏侯武名字闪烁危险的过程,直接出现了死亡和击杀的数字……

看起来这个打赌,是真的要输了。

“怎么样?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废物,现在还有话说吗?”杏眼青鸾女学员得意地笑了起来:“白日梦也该醒醒了!”

她身边的青鸾学员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哼,这一局还没有结束,青羽师兄还有机会……你们不要高兴的太早。”熊.炎咬牙道,大块头在心里祈祷,青羽师兄呀一定要争气啊。

“不见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杏眼青鸾女学员双手抱胸,歪着头冷笑道:“一群废物,痴人做梦,除了嘴巴硬一点,还有什么?”

一旁有另一位青鸾学员,傲娇地指了指地上的痰,道:“哈哈,趁早认输,将痰吃了,我倒还会竖起大拇指赞一声汉子,别让我们瞧不起你。”

“哈哈,白鹿的废物们,一贯就是这样的输不起……”其他青鸾学员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中带着高高在上的骄傲和优越感。

哪怕他们此时嘲笑的对象,是数百数千将他们四面包围的白鹿学员,哪怕他们此时身处白鹿学院,只要对方一拥而上,就可以将自己等人粉碎……

但那有如何?

他们一点儿都不怕。

武道世界,强者为尊,只有获得荣耀者才能站着说话,青鸾学员的骄傲和地位,根本不是周围这群垃圾一样的东西能比。

他们有着天然的优越,根本不用担心。

这种优越,是青鸾人无数年千锤百炼、在一次次战斗之中,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和磨练,才取得的,这就是他们高高在上的骄傲的来源。

这是一群高高在上的白天鹅,在他们眼中,白鹿学员比脏脏的淤泥里面翻滚的泥鳅没有什么两样,泥鳅想要击败天鹅?

不是白日做梦是什么。

所以青鸾学员们笑的很恣意,笑的很骄傲。

就在他们骄傲地笑着的时候,突然有人发现,杏眼女学姐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了下来,那双眯起来会很好看的美丽眼睛,突然急骤地放大,瞳孔中写满了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惊恐……

他们还发现,原本愤怒咬牙的白鹿学员们,此时齐刷刷看向了排榜石镜,目光中有惊讶,有震撼,有狂喜,有难以置信……

没有人再去理会他们的刁难。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青鸾学员们的心头浮起。

他们扭头,看向排榜石镜。

镜面之上,刚才还在急骤闪烁的宋小君和宋青萝的名字,依旧亮着光芒,而刚才无比璀璨的林诺和郑凯的名字,甚至来不及闪烁,瞬间就暗淡熄灭了,与此同时,在位于白鹿学院一方第五位置的叶青羽的名字后面,击杀数出现了一个刺眼的数字——

击杀:2。

宛如雷劈。

整个广场一片安静。

整个白鹿学院也都一片安静。

甚至整个鹿鸣郡城也都是一片安静。

安静的就像是暴风雨降临之前那一抹殷红的夕阳。

然后,紧接着,不知道哪个角落里,不知道是谁竭斯底里地喊了一嗓子。

春潮般的欢呼声,骤然在白鹿学院的各个方向、各个广场之中不可遏止地澎湃呼啸了起来,朝着四面八方弥漫辐射,在这样的山呼海啸之中,杏眼青鸾女学员和她的师兄弟们,仿佛是暴风雨之中被吓坏了的小鸭子一样,瑟瑟发抖……

“怎么可能?”

杏眼女学员差点儿双腿一软,直接倒在地上。

……

……

结界峡谷战场。

宋青萝和宋小君盘坐在地面,催动内元,争分夺秒地疗伤。

叶青羽在一边为两人护法。

一炷香时间之后,两个女孩子的伤势终于稳住,有了再战之力。

叶青羽从百宝囊中,取出一些散发着浓郁香甜药香味道的灵药,递给了两人,笑道:“这是我赶过来之前,在荒野中摘采的疗伤药,捣碎外敷于伤口之上,会恢复更快!”

结界峡谷战场自有其法则,天地元气比外界浓郁,以至于灵草灵药的数量,要比外界更多,年份也更久,药性更好,尤其是茫茫荒野之中,少有人前往,日积月累之下,灵药宝草数量不少。

叶青羽离开狼妖谷之后,一路上走来,摘采了不少的灵草宝药,这也算是一大收获。

“青羽哥哥,你真是神兵天降啊,嘿嘿,这回你要留下来帮我们了吧?”宋小君抓着叶青羽的手,小脸蛋在胳膊上蹭啊蹭,一脸幸福地道。

叶青羽摇了摇头。

“啊?青羽哥你还要去哪里?”小萝莉有点着急。

“是啊,如果你留下来,我们三人联手,一定可以正面摧毁青鸾人的第一层防卫圈……”宋青萝也开口了,刚才叶青羽表现出来的战力,让她极度震惊,也隐隐看到了希望。

“已经输了三局了,所以这一局,我们要赢,”叶青羽看了看远处厮杀的符文士兵和符文妖兵,再远眺那一座座符文妖神守护神像,道:“不但要赢,还要赢得漂亮。”

小萝莉宋小君眼睛一亮:“青羽哥哥一定是有好办法了?”

她对叶青羽有一种盲目的相信。

叶青羽点了点头。

“你们只需要保护好自己,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叶青羽指了指不远处正在厮杀的士兵和妖兵,道:“我们所处的这种等级的【结界峡谷战场】中,符文妖兵和符文士兵,都是没有智慧的,只知道本能地战斗,所以,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控制好兵线……”

----------

现在我说我要三更,你们怕不怕?

求月票,保底月票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