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神帝

0055、都是叶家的

“快走,小羽你……”秦兰急了,挣扎这要从躺椅上坐起来,身上的伤口又崩裂了,鲜血溅射。

叶青羽连忙掌心贴在秦兰后背,渡进去一股内元,才稳住了她的伤势。

他扭头看了看大厅外,目光落在内园一座假山上,突然莫名地问道:“兰姨,我记得当年这院子里,并没有那座假山吧?”

秦兰不明所以,愣了愣,下意识地道:“是丁家后来设计塑造的……”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该拆了。”叶青羽笑了笑:“兰姨你稍微等一等。”

说着,他站起身。

“该怎么拆除这座假山呢?”叶青羽是真的在很认真地想。

“小杂碎,你在这里摆什么姿态,装神弄鬼,不知死活!”雷洪一步步逼近,狞笑道:“快向我求饶……哈哈,求饶也没有用了,我要撕碎了你!”

叶青羽这个时候,才微微抬头,仿佛才注意到这个杀气爆溢的丁家供奉。

他点了点头:“恩,有办法了。”

话音落下。

叶青羽突然一步跨出。

雷洪还在往前走,却骤然觉得眼前残影一晃,还未反应过来,一只手掌已经劈面而来,惊怒之下,雷洪内元催动,双手猛抬,想要震开着手掌……

谁料足以开碑裂石的双掌,撞击在那一只手掌上,非但没有震开,反倒是他的引以为傲的一双铁掌,登时剧痛如骨折一般……

“啊……”雷洪张口.爆喝,还想要说什么。

但下一瞬间,那手掌却轻松扼住了他的喉咙,然后雷洪视线之中的一切,骤然朝后飞退,急骤的风声灌入了他的双耳之中!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包括丁凯旋。

这位前一刻还自以为一切在控制中的贵族老爷,此刻不由得到吸着冷气,眼睁睁地看着他最大的底牌,看着在他眼中实力高深莫测的雷供奉,此时如同一条狗、如同一个破麻袋一样,被叶青羽随意抓住了脖子。

“啊啊啊啊……”雷洪疯狂地挣扎,但那只手掌,像是铁箍一样,无比牢固,箍住了他的脖颈,根本挣扎不脱。

雷公震惊地发现,自己一眼灵泉境界的内元,竟然是被那只手掌中传来的外力内元彻底压制了,完全被从身体四肢驱逐压制下去,死死地压在丹田之中,如同被封印了一般。

“向你求饶?”

叶青羽利剑一般的眸光似乎刺穿了雷洪,淡淡地笑着,满脸都是讥诮的笑容。

“你……嗬嗬……小东西……快放开我……你……”雷洪面色狰狞,依旧在恐吓。

“稍等啊,用完了我就放开你。”

叶青羽笑了笑。

他的身躯漂浮在离地一米的虚空,拎着雷洪庞大的身躯,缓缓地来到那一座假山跟前,一句话也不说,抡起雷洪,像是抡起了一柄攻城锤一样,狠狠地砸在了假山上!

轰!

地震一般的震动。

假山岩石破碎,尘土弥漫而起。

“啊啊……”雷洪惨叫,但旋即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母鸡一样,再也发不出声音。

轰轰轰!

叶青羽毫不留情地继续抡动。

假山轰鸣着坍塌,大块大块的岩石坠落,砸落在地面,犹如地震,整个院落似乎都在晃动。

丁家的家丁护院们,一个个吓得面色苍白。

血迹迸射。

雷洪的身躯从一开始的坚硬毫发无伤,逐渐开始破开肉绽,即便是凡武境巅峰程度的肉体强度,又有内元护体,也禁不住这种程度轰砸。

叶青羽每次抡动的力量,只怕是有近万斤。

丁凯旋面容失色,抬手指着叶青羽,手指像是发羊角风一样颤抖着,但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仿佛已经被吓疯了!

终于,整座假山轰然倒塌。

叶青羽停下了,看了看已经彻底毁掉的假山,这才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随手将雷洪已经瘫软的身躯丢尽了漫天烟尘之中。

下一瞬间,没有了那只铁手扼住喉咙,雷洪如同杀猪一般的惨嚎惨叫之声骤然响起。

但这嚎叫之声,却让整个庄园显得更加安静。

其他所有人,都被吓傻了。

丁凯旋的脑海近乎于失去了思维能力,他下意识地连忙收手,再也不敢指着叶青羽。

叶青羽站身形一闪,在大厅门口,抬手轻轻一拂。

劲风涌过,将那弥漫的烟尘瞬间驱散,众人的视线可以看清楚,只见那座假山被砸成了一堆碎石坍塌,而雷洪浑身鲜血,四肢也不知道断裂成为了多少截,死狗一般躺在碎石堆里抽搐惨叫着……

这一刻,很多人在冷汗如浆中恍然大悟。

原来,这就是叶青羽说的拆除假山的方式。

太可怕了!

太暴力了!

叶青羽静静地站在大厅门口。

风吹动他的黑色长袍,还有那一头浓密如火焰般跳跃的长发。

四周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我最烦别人在我面前装逼了,再说你又撞不过我,呵呵,我十四岁的时候,一个人在荒野中,击杀过一千头以上的妖兽,其中又一头高级妖兽,是被我活活咬死的,还有,杀人的场面,我也见识的多了,你这种色厉内荏的货色,只不过是手撕了几头妖兽,有什么值得吹嘘的?半步灵泉,内元时断时续,如干涸的溪水一样,呵呵,你这种货色,因为无知,所以才无谓,根本不知道白鹿学院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贵族之间到底是怎么斗争,你蠢,丁凯旋更蠢,所以你才能骗过他,让他为你这种货色甘心付出重价……”

叶青羽看着雷洪,面带讥诮。

“饶……饶命……”雷洪满嘴鲜血,哪里还有之前的嚣张凶横,如断了脊梁的狗一样,挣扎着哀求。

这一刻,雷洪就算是再蠢,也知道自己绝对不是眼前这少年的对手,他已经被吓破了胆。

原本以他的实力,就算是撞在假山上,也绝对不会撞得这么惨,但这少年却在那一瞬间,封印了他的内元,让他无法以元力保护己身……

这种实力,超出雷洪数倍不止。

“我不杀你,滚吧。”叶青羽挥了挥手。

雷洪如遇大赦,挣扎着做起来,竟是吓得一刻都不敢耽误,也忍着疼,真的一点一点地爬走了……

丁凯旋如坠冰窟。

“贵族老爷,还不走?留在这里,要我请你吃饭吗?”叶青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丁凯旋不敢再说话。

他知道自己应该赶紧走。

但问题是,这四年时间里,他在这宅子里投入了不少,有很多宝贝还被搬运储藏在了这座宅子里,一旦自己走了,这些东西就全部是叶家的了……

一想到这里,丁凯旋就牙疼肉疼。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所以他犹豫着,还想要依靠自己贵族的身份,再讨价还价。

叶青羽一眼就看穿了丁凯旋的心思,也不再理他。

“去请大夫来,给兰姨疗伤。”叶青羽扶着秦兰坐好,过度内元,抑制疼痛。

旁边一位少年家丁,看起来眉清目秀,心思灵活,闻言之后,略一犹豫,立刻就转身去请大夫了。

叶青羽安抚了秦兰母女,然后转身起来,来到大厅最中间。

在大厅最深处悬挂着一副水墨山水画中堂的正壁下面,有一个青铜小祭坛,做工极为精致,篆刻着山水花鸟图,还有人族劳作战斗的画面,简直堪称是一件艺术品。

这个青铜小祭坛是昔日叶家的收藏之一。

叶青羽盯着小祭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想起了以前和父母在一起时候很多温馨的画面,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他从百宝囊中取出那枚青铜徽章,镶嵌在祭坛最上面的凹陷之中。

顿时响起一阵微弱的机括转动之声。

接着大堂四面墙壁有淡淡的符文符印光华一闪,整个宅院都有一股奇特的气息涌动,一道道若隐若现的符文光华,在整个大宅各处的石板地面、墙壁、水榭、走廊和建筑表面都游走闪烁。

但很快一切又平静了下来。

这时候叶家祖宅,仿佛什么东西改变了,又仿佛是什么都没有变化一样。

丁凯旋看到这一幕,浑身巨震。

满眼是又不甘又懊悔的表情:“原来这宅子的地契,一直都在你的手里……”

符文武道文明世界里,一般中等以上的宅院,都以符文之术设定地契,宅院的交流交易,都需拿到符文枢纽,重新设定之后,才能算是真正易主,这在雪国是受到皇家法律保护的。

丁凯旋谋夺了叶家的祖宅之后,一直未找到地契,只好请一位半吊子的符文师,略微修改了一些表面符文信息,一般人也看不出来,以为他真的的了地契。

现在叶青羽拿出真正的地契,在符文枢纽——也就是那青铜小祭坛上重新契合设定,等于叶青羽重新成为了这宅子的主人。

丁凯旋顿时就明白,自己的一切计谋,在这一瞬间都付诸东流了。

他的心,彻底冰凉了。

“我……我要……我要拿走属于我的东西,”丁凯旋喉咙干涩地开口,用一种近乎于自言自语地口气,道:“我有很多东西在这宅子里,我……”

叶青羽笑了笑:“从今天开始,这里的一切,都是叶家的。”

----------------

昨天爆更了一天,累傻了,把刀剑彻底完结了,从今以后,开始专心写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