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神帝

0002、震慑•英勇徽章

周围就有不少衣着贵气的少年少女们都夸张地笑了起来。

叶家家境破落,父母早亡,以如今雪国的阶级划分来看,是标准的寒门子弟,社会地位极为低下。

不过据说昔日白鹿学院德高望重的老院长,一次外出时,偶然见到只有六七岁的叶青羽,一时惊为天人,断定这个少年日后绝非池中之物,跻身鹿鸣榜不在话下,甚至还有可能进入雪国潜龙榜……

老院长何等人物?

地位崇高,门生无数,可谓桃李满天下,又是连续二十年的鹿鸣郡城第一强者,简直就是言出如法。

所以这样的评价,将当时还年幼懵懂的叶青羽,毫无防备地推到了无数目光的注视聚焦之下。

而叶青羽也因为老院长的这句评价,被许多自认为天赋卓绝的贵族弟子们嫉妒,一个贫贱寒门子弟而已,居然被评为第一少年天才?那他们这些贵族算什么?

于是各种暗中针对,各种刁难和调侃。

所以四年之前,受了父母死亡刺激的叶青羽,第一次参加白鹿学院考核的时候,只有十岁,但却吸引了各方的关注,堪称当时鹿鸣郡城最为瞩目的省事。

很多人都以为老院长的预言会实现,鹿鸣郡城将见证一个天才的诞生,但是……

谁知道,事实恰恰相反。

叶青羽的表现简直是一塌糊涂,连第一项考核没有通过就被直接淘汰……

他创造了有史以来,在白鹿学院入学考核被最快淘汰的记录,也是最差的成绩。

接着连续三年的三次考核,都是如此。

接二连三的刺激,让叶青羽看起来更加疯疯癫癫,每日里除了吃饭睡觉,就像是雕塑一样呆坐在父母的坟前,因此被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好事者们,扣了一个‘四冠王’的帽子。

这些事情,一时之间被传为笑谈。

此时,听着周围同伴们的响应,锦衣少年更加得意了,有一种被认同的兴奋感。

他面带讥诮之色,挑衅一般地挡在前面,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欠揍表情。

“滚。”叶青羽瞥了一眼这少年,不耐烦地挥挥手。

“哈哈哈!”锦衣少年故意夸张地大笑:“滚?我要是不滚,你能把我怎么样,我看还是你给我滚吧……”

啪!

叶青羽很干脆地直接抬手一巴掌,将锦衣少年扇了个趔趄。

没有人知道,叶青羽的力量很大,远超同龄人。

这归功于那套无名吐纳功法。

这四年里,当别人以为他在父母坟前发呆发疯的时候,实际上叶青羽是在修炼那套无名吐纳功法。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套功法的其他作用没有显现出来,但叶青羽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却变得越来越大的。

大的有些可怕。

当然,恪守父亲遗言的他,并没有将这种力量表露出来。

但是今天,没有必要隐藏了。

锦衣少年毫无防备,被乎了个结结实实,趔趔趄趄地被抽到一边,那种感觉像是被一根铁棍抽到一样,只觉得眼冒金星,半个头都麻了……

他捂着肿的像是摔烂了的桃子一样的左脸,一副震惊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叶青羽。

叶青羽笑了笑,无所谓地道:“不滚开,我就大巴掌乎你脸,现在知道了吗?”

其他贵气少年们,也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竟敢在这里打人?”

下一瞬间,富家少年们反应过来,顿时愤怒了,仿佛是那一巴掌抽在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

他们一个个如炸了毛的公鸡一样,都尖叫着指挥着各自的护卫,将叶青羽围在了中间,剑拔弩张。

叶青羽嘴角划起一丝嘲讽的弧度。

他不慌不忙地从怀中取出一枚圆形的黄铜徽章,握在掌心里亮了亮,笑嘻嘻地看着围过来的富家子弟以及锦衣少年的护卫,道:“睁开狗眼看清楚……我想打就打了,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那是……”

在看到黄铜徽章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傻眼了。

那是军功章!

竟然是英勇黄铜徽章!

传说在雪国建国立朝之初,第一代的【神圣人皇】石破岳陛下,为了奖励当时乃至于后来在对抗蛮荒妖族的战斗中立下功勋的军士和武者,请求天荒界有史以来最惊才绝艳之辈的符文锻造大师莫品寒出手,以罕见神料星辰陨铁为原料,锻造了总共一百零八枚等级品秩不同的荣耀徽章。

这是军工徽章的最初始来历。

雪国皇家法律规定,佩戴军功章者,地位等同于贵族。

富家子弟们之中有人这才猛地想起,老一辈人的传说中,叶家似乎曾经出过一位灵泉境的武者,在当年守护鹿鸣郡城的战斗中,立下大功,得到过一枚英勇黄铜军功章……

只是这些年叶家没落,从未见过这枚徽章出现,很多人还以为这传说有误,没想到……传说居然是真的。

有英勇黄铜徽章在身!

又是在白鹿学院门口!!

除了顶层贵族之外,谁敢动叶青羽?

对佩戴徽章的人不敬,那就是对雪国皇室不敬,乃是大罪。

这些富家子弟包括那锦衣少年,毕竟没有贵族爵位,距离贵族地位还差得远,因此一看之下,顿时吓得面色苍白,呼啦啦地跪了一地。

而那些原本如狼似虎的护卫们,也都一个个吓得腿肚子转筋了,像是夹着尾巴的鬣狗一样,头都不敢抬。

雪国律法严苛,触犯贵族,那便是死罪。

锦衣少年也懵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满脸不甘,一只手捂着肿的像是烂桃子一样的半边脸,一脸阴狠地看着叶青羽。

叶青羽毫不退让,晃了晃徽章,眉毛挑了挑:“怎么?还不服吗?”

锦衣少年挣扎了片刻,然后满心不甘地单膝跪在地上。

他也只是富家子弟,而不是贵族,见到英勇黄铜徽章,就得下跪行礼,这平民对皇室权威和英雄应有的礼仪,否则就是大不敬之罪。

“真是贱人,主动伸出脸来给我抽。”

叶青羽一句话,气的锦衣少年鼻子都快歪了。

“我知道你很不服气,但你要明白,你此时此刻所受的屈辱,都是你自己招惹的,要不然我知道你是哪颗葱?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你现在心中一腔怨毒,哈哈,没关系,哪一天你觉得自己够资格了,可以来报复我。”

叶青羽笑着道。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跋扈,尽情嘲讽了这些优越感满满的富家少年。

事实上这锦衣少年这些年做了不少恶事,且已经不止一次地挑衅叶青羽了,以前叶青羽因为一些原因,一直隐忍。

而今天,他不用再忍了。

英勇黄铜徽章的作用,叶青羽很早就知道。

不过对于他来说,这枚徽章更大的意义,并不在这里,所以在此之前他从未展示过。

不过,必要的时候,他也不介意用一用。

收起英勇黄铜徽章,叶青羽笑嘻嘻地来到红木大桌前。

从一位负责发放铭牌的白鹿学院二年级学员手中,叶青羽领取了参加考核的铭牌。

“8888?这个号码不错。”

看了一眼手中的荒木铭牌,叶青羽笑了。

他按照顺序开始排队,等待测试的到来。

而那锦衣少年捂着脸,脸上的表情又是畏惧,又是愤恨。

他的眼睛里闪烁着阴狠怨毒的神色。

“为什么?这个杂鱼废物怎么今天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他手中怎么会有英勇黄铜军工徽章?该死啊,被这个公认的杂鱼傻瓜打了,我还不敢幻兽,传扬出去,一定会成为鹿鸣郡城的笑柄啊!”

锦衣少年简直快要气疯了。

“今日之耻辱,日后必报……嗯?不对,叶青羽今年已经十四岁,如果他依旧不能成为武者,那岂不是说……”

锦衣少年突然想到了什么。

一抹兴奋阴狠的精芒,在他的眸子里一闪而逝。

……

……

排队等待,实在是一个漫长而又无聊的过程。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叶青羽终于来到了第一个测试场地。

白鹿学院的入学六项考核之中,第一项为测试身体气血。

因为天荒界的武道修炼,不论任何人,都是以淬炼肉体开始,只有将肉体淬炼到极致,才能感悟天地元气,成就元气武道,所以修炼者的先天血气就非常重要。

血气越是旺盛,淬炼肉体就越是轻松,修炼成就也越大。

而血气测试的过程也很简单,测试场中摆放着九尊重量不同的古朴石鼎,石鼎之上都镌刻符文,考生通过举鼎来,使得石鼎上的符文和和场地下方的元气阵法被激发,就可以测试出考生的血气旺盛程度。

这是最原始的方法,却也最有效。

陆续有少年在学院教习的安排之下,接受测试。

随着石鼎被举起,鼎上有暗红色纹络若隐若现,地面上元气阵法之力会注入考生体内,接着考生身体就会有血色光焰绽放,朝着四面区域辐射。

血气光焰辐射的区域越大,就意味着血气之力越强。

有天赋卓绝血气旺盛的考生,其体内血气光焰绽放之下,如同火焰一般照耀四方,染红了整个考场。

“8677号马如龙,举四鼎,三百二十斤之力……通过!”

“8884号顾钊,举一鼎,八十斤之力……淘汰!”

“8885号徐飞,举三鼎,一百八十斤之力……通过!”

“8886号贾人,举……”

监考教习的声音,以元气之力激荡出来,扩散四周,清晰地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