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神帝

0001、四冠王

四年时间,白驹过隙。

叶青羽今年十四岁。

他是雪国边疆小城【鹿鸣郡城】的城北贫民区里生活的寒门少年。

四年前,雪国境内天地元气躁动,异象迭出。

叶青羽的父母在一场史无前例的妖魔兽潮攻城中之中,因为一个意料之外的变故而战死,他成为了孤儿,叶家一蹶不振,家道中落。

今天,四年之期结束。

“爹,娘,四年之期满了!”

日晷的指针转到那个早就注定的时间点的瞬间,叶青羽原本看似有些呆滞的脸庞,突然变得生动了起来,他睁开眸子,瞳孔中有闪电般的光芒流转。

这一瞬间,他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叶青羽跪在坟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然后开始在墓碑前面挖了起来。

翻开表层的新土,往下三尺,一个被小心埋藏的黑色铁盒子出现。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铁盒子。

它做工粗糙,并没有锁,岁月的侵蚀让铁盒子显得锈迹斑斑,颇有一些沧桑的气息,叶青羽小心翼翼地取出盒子,轻轻打开,一个铜色的徽章静静地躺在其中。

在晨曦的照射之下,刀剑相交造型的古朴铜色徽章微微闪光。

这是父母留给他的最重要的遗物。

“爹,娘,按照当初的约定,我现在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我现在可以当回一个正常人了吧?哈哈,那些看了四年笑话的家伙们,一定会惊掉下巴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青羽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奇异的微笑。

四年的寂寞时光,那些经受过的苦难,并没有让叶青羽的性格变得愤世嫉俗般扭曲。

他依旧乐观开朗,依旧充满了自信。

失去的只不过是一些不重要的俗物,而收获的才是真正宝贵的东西——那是一颗越发平静淡薄、坚定理智的赤子之心,和一双可以看穿虚妄的智慧的眼睛。

只有苦难,才能真正磨砺一个人。

四年的时间,对于叶青羽来说,不啻于一次重生。

“呵呵,那些嘲讽欺辱了叶家整整四年的人,你们要倒霉了,我可是一个很记仇的人啊,爹,娘,现在,我要放开手脚了,你们一定不会怪我,对不对?”

叶青羽说话的表情,平静而又祥和,就好像父母坐在面前听着一样。

叶青羽将铜色徽章认认真真收好。

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还有,叶家失去的一切,我也会亲手拿回来,爹,您说得对,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所以我决定去白鹿学院学艺,你们不会反对吧?等我成为强者,那柄剑,那些产业,还有叶家的祖宅,我会一个一个全部拿回来!”

少年像是在对着坟墓发誓一样。

“哦,对了,虽然你们临死也不想让我卷入那件事情,但我还是一定会查清楚,当年守城的那一战,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你们罹难……不管是谁挡在我的面前,我都会一拳一拳打开一片天,让光明洒下,让那些见不得光的家伙,付出代价!”

叶青羽看着安静的墓碑,仿佛看到了父母亲切熟悉的脸庞。

他的笑容充满了自信。

远处,金色的朝阳如利剑一般划破晨霭,瞬间无数道金色光辉洒落。

叶青羽身披金光,转身迎着朝阳而去。

一个传奇,比原本预定好的时间晚了四年,但终究不可阻挡,开始在贫民窟的坟场边,悄无声息地崛起。

……

……

传闻大千世界之中,时空错乱,隐蔽之秘境世界无数,可以分为无数界域。

界域数量之多,如诸天星辰,无穷无尽。

但自天地初开,混沌分明至今的千万年时间里,被各族生灵强者先贤所发现和开辟的界域,共有九九八十一处,其中以【青云界】、【晓月界】、【南离界】等十九界最为鼎盛。

每一个界域都极为宽广,幅员辽阔,自成一处小世界,孕育大千种族和无尽生灵。

天荒界,便是其中一个极为年轻的界域,被开辟出来不过百年的时间,所以名声不显。

而鹿鸣郡城,则是天荒界之中的一个偏远人族小城。

……

时值盛夏。

鹿鸣郡城之中,一年一度的白鹿学院招生正在井然有序地进行之中。

作为鹿鸣城方圆数千里之内最好的初级武道教场,白鹿学院自从六十年前建校开始,就是无数少年少女梦寐以求的武道圣地。

因此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就有数以万计的疯狂的人们,拥挤到了白鹿书院的大门口。

随着学院的鹿鸣铜钟敲响,在无数人的欢呼之中,招生测试开始。

逐渐变得火辣辣的太阳,并不能阻挡少年们的热情。

除了数万鹿鸣郡城的适龄男女之外,还有无数符合招生条件的少男少女,不远千里,从各个人族聚居城市和部落出发,跋山涉水,在亲人的陪同保护之前,赶来参加测试。

尤其是对于无数出身贫贱的寒门子弟来说,这是改变命运的机会——

一旦通过考核,成为白鹿学院的学员,就意味着一步登天,日后勤修苦练,成为强大的元气武者,就可以从此改变自己乃至于父母亲人下等贱民的悲惨命运。

一时之间,整个鹿鸣郡城都像是在过节一样热闹。

“喂,听说了吗,青萝商会的会长千金宋青萝,才十二岁,第一次参加测试,就顺利通过了入学考核,六项考核内容全部极为优异,被评为一品武学天赋啊!这次青萝商会要出一个小天才了!”

“这算什么,郡城南区的李兵主之子李承晋,据说乃是一品上等武学天赋,早就被白鹿学院几位长老看好……”

“这并不奇怪啊,那些贵族富户之家,可以从小就开始为子女铺垫准备武者之路,各种功法、丹药和资源充足,那些千金少爷们,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再稍微疏通运作一下,通过白鹿学院的考核还不简单?”

“是啊,和寒门学子比起来,这些贵族子女,赢在了起跑线上啊!”

“寒门再难出贵子啊!”

白鹿学院的大门口,人们议论纷纷。

有人无比感慨。

因为从考核开始到现在,通过的少男少女,大部分都是富庶家境的孩子,而寒门子弟来参加考核,数百人里面也只有一两个,才能通过,概率小的惊人。

通过可考核的少年们欢欣雀跃,而那些被淘汰的则嚎啕大哭,一脸绝望,几家欢喜几家愁。

趾高气昂的贵族少爷和失魂落魄的寒门子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武道之路,从来都是残酷无比。

入学考核的考试场地,就在学院大门口。

整个测试的过程,都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进行,倒也算是公平,对于无数寒门子弟来说,这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

人群拥挤,将整个测试广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随着考官不断地高声报出成绩,人群总会爆发出一阵惊呼,隐约有被淘汰者充满了绝望的痛哭和哀求之声传出来。

就在这时,人群被挤开。

一个气宇轩昂的少年,面带着笑意,从人群后挤出来,朝着测试点走去。

这少年一出现,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他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衣着简陋,黑发浓密用一根草绳简单地挽住,长发如瀑布一般垂到腰际,身形修长,健硕有力,剑眉星目,面部棱角分明,眉宇之间自信勃勃。

任何人只要看他一眼,都会觉得一股逼人英气扑面而来。

这少年虽然身上穿着一件布满补丁的短袍,但洗的很干净,脚上一双草鞋底子都快磨破,无比寒酸,但他走路的气势,却像是得胜归来的将军一般。

“咦?快看,这不是叶青羽吗?这个傻子……怎么好像是……变了?

“哟呵,这家伙又来参加入学考核了?”

“哈哈,他还真的来了,我记得,这个傻子已经参加过好几次白鹿学院的入学测试吧?”

“谁说不是呢?这家伙疯疯癫癫的,估计是被父母的死给打击到了,已经连续四年参加白鹿学院的入学考核,每一次都连第一项测试都过不去,已经成为了鹿鸣郡城最大的笑话,却没有自知之明都没有,居然又跑来丢人!”

“哈哈哈,谁让德高望重的白鹿学院的老院长,也曾经称赞过他,认为他是有可能进入鹿鸣榜乃至于潜龙榜的天才呢!”

“也许老院长当时老糊涂看走眼了……”

“我觉得也是,可偏偏叶青羽这个小穷酸,还蠢蠢地当真了,一次次地跑来测试,哈哈,实在是可笑可怜!”

人群的议论声,并没有掩饰,清晰地传到了叶青羽的耳朵里。

他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丝毫不在意。

“一群蠢货,知道个屁,要不是因为……老子早就进白鹿学院了。”

叶青羽来到最外围的报考点,领取测试铭牌。

按照规定,只有领取了铭牌号码,才有资格参加白鹿学院的六项入学测试,他已经参加了四次考核,所以一切规矩都非常熟悉。

“哟,这不是四冠王吗?今年又来了?”一个身穿紫色锦衣的少年,突然一步挡在叶青羽的身前,阴阳怪气地道。

“哈哈哈……”

“这一次过后,应该可以成就五冠王了吧?吓死我了……”

-----------------

因为有7号的新书活动,所以新书暂时不能打赏和投月票,如果有月票的兄弟姐妹,先帮我留着呀,O(∩_∩)O~

这几天的更新,是每日2章。

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