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冢

第七十九章 一锅豆花鱼引发的惨案(三)

今晚在这酒楼里饮宴的学子其实已算不上寒门,但和对面那间屋子里的人相比又显得寒酸,心眼灵活的他们在京兆府抓捕的命令下达前就已经躲了起来,可也正因如此,他们如今的处境就很尴尬了。陈.希烈去京兆府只是以势压人,把人救了出来,可京兆府对这帮闹事学子的抓捕命令却依旧没有撤销,虽然罗希奭已不准备在书生们身上下功夫,但背着“嫌疑犯”的身份,这帮人也失去了登堂入室的机会。至少,今夜在徐番府上举行的文会……他们去不了了!行卷这种事历来都有,只是能做到徐番这般“明目张胆”的却不多,倒不是说类似的文会很少,只是在科考前夕,以宰相的身份遍邀整个长安的学子……终究过于高调了!若不是慢了一步,徐番也不至出此下策。可无论如何...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015/1136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