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冢

第十八章 危言耸听

入了长江,风雨渐少。溯江直上,路升州,过彭蠡,至汉阳。如今是天宝六年的冬天,再有十几日便是年节,王忠嗣的命运看上去和许辰熟知的并无太多不同,只是早了两年被贬汉阳。然而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原本的熟知,变得有些可笑。李亨是否一直胆小懦弱,故纸堆中的那些文人之言也未必可信,韬光养晦或许有,但绝没有像如今这样明目张胆的与李隆基对峙……一些曾经熟知的人、事,大抵除了名字之外,余下的都已面目全非。最大的优势没了,手里的底牌多是秘密,但秘密总有瞒不下去的那一天。有些事,总需未雨绸缪才好……王忠嗣不在府衙,得知许辰来访,留在太守衙门理事的韩稚也有不小的惊讶。“许大使倒是个稀客,见一面不容易啊!”“掌书记恕罪...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015/1109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