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冢

第八十七章 各自的惆怅

宣阳坊位于东市西南方,靠近坊门的一处小院里,一位少年正手脚麻利的收拾着东西。一位俊朗的少年推开了小院那吱呀作响的木门,走近一看,遂疑惑开口:“你要走了?”那正在收拾东西的少年将包袱在背上扎好,包袱不大,也就几件换洗的衣物和这几月来做坊丁赚到的几百枚大钱。少年回过神来,正是当日在民德门刺杀安禄山未果的张天意。张天意看着来访的肖焱,笑着点头道:“是啊,要走了!”肖焱有些惆怅,问道:“你要去哪?接着报仇吗?”张天意笑了起来,说道:“杀父之仇是一定要报的!只不过我想明白,光靠刺杀是不可能杀死安禄山的。”“那你准备怎么做?”肖焱问道。“我要去从军了!”张天意认真的说道。“从军?”肖焱脸上挂着显而易见的疑...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015/1006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