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廷议(一)

钱益闻言,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起身走到对面的案几旁坐下,伸手整理了下凌乱的衣衫,慢条斯理的说道:“相爷身为人臣,圣上的意思便是相爷的意思。”“好好好!”中年人自从方才钱益收敛笑容的一刻便意识到情况有变,只是待真正听见对方的言语之后,依旧惊怒不已!中年人双目圆瞪盯着钱益低声呵斥道:“钱益,你别忘了自己是谁!”钱益一听,眯着眼望着对方,语气冰冷的回道:“我是谁还用不着你来提醒!”中年人见此,一时语塞,脸庞涨的通红,正要发作,可是一想起家中的嘱咐,却又不得不将怒气压下,一脸无奈的开口说道:“开阳啊,这回的事有多棘手想来你也清楚,征不征商税的咱们不介意,家大业大的也不差那几个子!”中年人也不是蠢人,收...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015/1006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