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囚妾

第二十七章 奴妾

云海棠只觉得他灵活的手指又轻轻抚上她的嫩脸,柔情蜜意的抚摸,带着一丝暧昧情意,肌肤不自觉的掠起了粉色轻晕,而他幽亮深邃的星眸中幽湖点点,因沾染上*而变得更加深邃幽暗。

“那海棠郡主真的愿意抛弃高贵的身份,愿意跟在本孤王的身边,尽心服侍本孤王,做本孤王宠爱的奴妾,直到本孤王厌烦为止?”幽亮的星眸一闪,云海棠只听他语气虽是温柔可人,而手中也是带着无限*,在抚摸着她的嫩脸,可幽潭深眸中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酷残忍的光芒闪现。

云海棠心中一冷,不由自主的浑身一僵,口中不自觉的跟着他重复道:“做你的奴妾?”

“不错,海棠郡主难道没有听说过,你那威严的父亲大人,他的身边,不是也有诸多的侍妾么?而这奴妾,身心均要归属于本孤王,比奴婢的地位稍高,却比侍妾的地位还要稍低一级而已!”

见她似乎未弄明白‘奴妾’的意思,冷漠的唇角一勾,又带着一丝戏谑的嘲弄,幽寒深眸中也闪出一丝玩味神情,盯着那在一瞬间又蓦然变得发白的秀脸。

只见她那清澈如水般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伤痛和无奈,微翘的樱红朱唇微微颤抖了几下之后,贝齿轻咬,似是下定了决心,盈盈水眸中闪现出视死如归的凛然气势,毅然决然的抬起头,紧盯着他的幽寒深眸,咬牙切齿的点头说道:“好,我答应,做你的奴妾!”

“好,爽快,不愧是我金裕皇朝闻名天下的海棠郡主!”

宇文昊眼中闪过一丝欣赏神色,却又是语带嘲讽的接着说道:“不过,自此以后,海棠郡主可就要彻底的忘掉,你那高贵的姓氏,以及你那高贵的身份喽!”

“我明白了,在这庄园里,以后便没有海棠郡主,就只有棠奴了!”云海棠知趣的接口答道,心在那一瞬间,酸痛过后,却又轻松过来,只要他能答应暂时放过家人,便是要她粉身碎骨,她都愿意,何况只是做他的奴妾了?

“嗯,棠奴…,很不错…,有自知之明!”点了点头,似是赞赏,幽寒深眸中又扯出一丝玩味的复杂光芒,一闪而过之后,完美薄唇又勾起一丝嘲讽笑容,却是语气叽嘲的问道:“那么,如今,夜已深沉,本孤王的棠奴,可愿服侍本孤王就寝了?”

“棠奴…,愿意…,服侍王爷就寝!”微微低垂着粉颈,心中虽然委屈难言,又酸又痛,且是又悲又苦,自小便含着金匙长大的天之骄女,何时沦落成为侍候他人的奴妾?但在听到侍寝二字时,却也不自觉的脸红心跳,声若蚊蚋的轻声答道。

窗外月色矇胧,薄雾似纱,缓缓吹进来的轻风中,带着浅浅花香,怀中软玉温香在抱,暗香浮动,此情此景,最是令人销魂心动,虽心动难忍,心头也蓦地升起了一丝柔软,可看着怀中娇羞怯懦兼委屈痛苦的小美人,低垂着粉颈,俏脸飞霞,娇柔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一副对男女情事无知恐慌的害怕神情。

却又不免戏谑嘲讽的笑道:“呵呵,原来,我们金裕皇朝出身高贵的海棠郡主,根本就不懂得,要如何才能服侍好男人,更不懂得,要如何才能做一个既能讨主人欢心,能婉转承欢的合格的奴妾,看来,你就是想做本孤王的奴妾,都还明显的不够格,对你,本孤王还得要费心,找人好好的调教你一下了!”

“谁说我不懂那…,那个…的,我可以不要人调教,也可以做得很好的…”云海棠倔强的性子,被他这句嘲讽的话给激了起来,娇羞却倔强的抬起了头,结结巴巴的反驳道。

其实此刻云海棠的心中,是蓦然间想起了那晚身子如撕裂般的疼痛,所以,惊惧恐慌得要命,可是,为了暂保家人平安,她既然已经应承下来,要做他的奴妾,要讨他的欢心,她就得费尽心思,努力做好不可,况且,上次听他说过,似乎,不会再像上次那么痛了……

“哦,真的不需要人来调教吗?”望了一眼,身体在他的怀中,瑟瑟发抖,明明是一副怕得要死,脸上却是一副视死如归神情的绝色小美人,心头不自觉的涌过一阵失落。

难道,他…,威震天下的北陵王宇文昊,在女人面前,竟是这么的…差劲,对…女人,就这么没有…吸引力?

宇文昊在心中暗忖,可是,他都已经在她面前,展露了他那俊美无双的绝世容颜了,为什么,这个女人,还是一副被逼无奈,而又惊惧恐慌的害怕神色?这可不是,他的本愿…

“哦,若是棠奴你,不能很好的取悦本孤王的话,那么,本孤王答应暂保云氏一族的承诺,可就不会实现了…”心头掠过一种不熟悉的心动感觉,口中却依然冷酷如斯。

“我…,会…取悦你的!”云海棠脑子里不断回想起,姑母在玉鸾宫里调教她时,给她看过的那些*画,画上,那些男女纠缠在一起时,脸上那种如痴如醉的陶醉表情。

不就是…,取悦…男人么?别的女人会做的,就凭她,金裕皇朝最聪明、最美丽的女人—云海棠来说,只要她想学,又有何难?

心随意动,云海棠努力克服了心里的恐慌,如樱的朱唇,微微扯起了一个娇媚的笑容,悄悄收回了缠住他脖颈的玉臂,纤手不着痕迹的移到他的胸前,解开了他黑色锦衣边上的盘扣,刚刚解开,就感觉到他灼热的大掌,也放入到她的腰际,轻轻一扯,她腰间系着的白色睡袍的纱带便飘然松开,温热的大手滑过不盈一握的纤腰后,缓缓向下,朝着挺翘的俏臀滑去。

而他微俯下头,顺直的黑发绸缎般的泄下,有几丝落到她雪白粉嫩的颈项上,痒痒酥酥的,鼻旁暗香浮动,是他身上那种带着阳刚气息的兰草清香,身上被他抚过之处,不由自主的微微颤动,掠起粉色薄晕,心又不受控制的剧烈跳了起来。

收藏、红票、评论~~~~